文章
  • 文章
  • 产品
  • 商铺
  • 论坛
  • 视频
搜索
首页 >>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 中国将建立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职业培训行业已进入到了整合的窗口期。
详细内容

中国将建立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职业培训行业已进入到了整合的窗口期。

360截图20230117234424931_副本1.jpg360截图20230117234424931_副本.jpg


中国中等职业学校学生人数不断增加

报告分析,2020年中国职业发展教育学生人数超过3500万,2015-2019年中国民办中等职业学校学生人数持续增长,2019年达到约224.4万人,同比增长14.67万人,增长率约6.9%。

6f81aea10f5248aeb21e34c0f5047429.jpg

2015-2019年中等职业学校人数

高职院校将扩招100万人

在2019年3月的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在做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缓解当前就业压力,解决高技能人才短缺问题。根据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高职院校应在两年内大规模扩招200万人,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和农民工报考。

e27e30c2dd034a27803ffe6a4194a559.jpg

高职院校毕业生人数减少的扩招计划

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

目前,中国已经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2019有职业教育学校1.15万所,比2018年的1万所高出15%。2019年,中国职业教育学生2857.1万人,其中中职招生600.3万人,占高中教育的41.7%。2019年1月,国务院发布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了职业教育的地位: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2b0d1e613a844d3b981d87c999d6508f.jpg

中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

作为深化十三五发展的一年,国家高度重视职业教育,进一步明确了职业教育的功能和作用,确定了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构建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将职业教育推向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转型,对人才的需求也发生了变化,教育行业的职业发展前景广阔。

技术蓝领短缺,供需矛盾突出

目前,中国有2亿多技能工人和5000多万高技能人才。尽管如此,我国结构性就业矛盾依然突出,我国技能型劳动者占就业总人口的比重仅为26%,高技能型人才占技能型人才的比重为28%。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大差距,需要加快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术技能型人才。

我们国家的社会现状,以前一直比较提倡普通高等教育,每年大学毕业生可达数百万。如今,与过去相比,大学毕业证的含金量大大降低,甚至许多大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这意味着毕业就是失业。可许多企业工厂却越来越难,招不到员工,无人可用,成了他们面前的一大难题,因此发展职业教育是对现状的补救。

高职院校扩招虽然毕业后是普通全日制大专学历,但扩招主要是为了培养更多的技能型人才,为了鼓励更多应往届高中毕业生和社会在职人员,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新型职业农民等。可以培养国家所需的各种技术技能型人才。因此,高职扩招可以解决企业缺乏技能型人员的现状。与此同时过几轮整合,职业教育市场重新洗牌,少数龙头企业回归精耕细作运营时代,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具有专业特色和竞争力的中高职职业技能学校迎来了发展机遇。同时,专业课程与当前市场需求紧密结合,培养高素质、符合市场需求的技术技能人才,将成为这类职业学校的核心竞争力。

不久之后,国家将真正实施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这意味着一半的初中毕业后不能进入高中参加高考,他们将走上职业教育的道路。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努力提升自己,才能跟上时代的潮流。

职业培训缘起

为弥合专业和职业间的鸿沟,形成了我国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并存的职业教育体系。我国职业学校教育主要是按照“专业”而非“职业”开展,导致职业学校学生对“职业”认识不足,更具有职业岗位针对性的职业培训应运而生,由此形成了我国学历类职业学校和非学历类职业培训并存的职业教育体系。根据《职业教育法修 订草案(征求意见稿)》,“职业教育,是指为了使受教育者具备从事某种职业或者职业发展所需要的职业道德、专业知识、技术技能和能力素质而实施的教育活动,包括各级各类职业学校教育和各种形式的职业培训” “职业学校教育和职 业培训并重“。学历职业教育纳入国民教育系列,主要包含中、高等职业学校教育。非学历职业培训是行业岗位教育,是行业需求的辅助教育。

5264ac2ca0da4c1b9af75d5baa9be7a4.png

职业学校教育分为中等、高等职业学校教育,建立与普通教育的衔接机制。从学校类型看,职业学校教育包含中等和高等职业学校教育,中等职业学校教育包含中等专业学校(中专)、中级技工学校(中技)、职业高中(职高)三类,这三类院校的学生统称三校生;高等职业学校教育包含了专科、本科、研究生三个层次的现代职业教育。从办学资金来源看,学历类职业教育的办学经费主要依赖于政府拨款,受政策监管严格,具有较强的体制内特点;此外,也有大量的营利性民办学校。从教学内容看,职业学校教育教学内容宽泛,界于普通教育和职业培训之间。

f1f3d82598b2460481be684e38313583.jpg

职业培训分为职业资格考试培训、人才招录考试培训和职业技能培训。根据培训目的的不同,职业培训可以划分为职业资格考试培训、人才招录考试培训和职业技能培训。职业资格考试培训针 对从事某一职业所必备的学识、技术和能力进行培训,学员通常以取得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为目的;人才招录考试培训主 要针对公务员、事业编和教师三类职业,同时还有政法干警招录考试、军转干部招录考试等;职业技能培训指针对某一岗 位所需的技术和能力进行岗位培训。从运营主体看,职业培训机构以民办机构为主要运营主体,由企业和个体进行消费并支付,具有更强的市场化运营特点。

b4e6508ac80e44cebcd332c4075a67f3.png

职业培训是职业教育系统重要组成部分。推行“双证书”制度,提高人才与市场适配度。为弥合专业和职业间的鸿沟,形成了我国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并存的职业教育体系,为了进一步提升人才培养质量,学历证书和职业资格证书“双证书”制度进一步建立并演进为现在的“1+X”证书体系。双证书强调学历证书与职业资格证书对接,促进学生校内专业知识与校外专业技能的融会贯通,进而提升就业竞争力,促进高质量充分就业。“1+X”证书制度进一步扩大职业技能的范围,促进职业院校与职业培训机构和企业深度合作,形成利益共同体,切实提升学生多样职业技能,进而提升市场适应能力,对接科技发展趋势和市场需求。

b225c2419fad4b058f49b4d86e49e7f3.png

经济社会发展对职教的要求

经济社会发展对职业教育提出新要求 职业教育需适应经济和技术发展以及人力资源开发需要。随着我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调整不断加快,劳动力供需的结构性矛盾显现:低技能劳动力供给过剩,工资低、竞争激烈,就业压力大。高技能人才需求日益增长,而有效供给不足。最终结果就是一方面人才就业难,另一方面企业招工难。需要更加有效的职业教育体系来缓解人力资源的供需矛盾。

职业学校教育、职业培训改革政策同步推进,总基调是弥合专业教育和职业教育鸿沟,充分开发我国人力资源 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颁布施行,开启了我国职业教育有法可依的新篇章,但职业教育一直被视为比普通教育更低等的存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对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提出一系列新要求,2019年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职教20条),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政策举措,职业教育进入新的发展时期。《职业教育法》的修订工作也 在推进过程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正式提出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不同类型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从立法层面对职业教育给予了更高的认可。

1.png

职教20条最新政策促进产教融合持续深化,校企合作迈上新台阶。产教融合作为改革的重点,政策调整经历了“由软向硬”“由浅入深”的变化过程。从2002年到2014年教育部和国务院 相继提出了校企联合办学、“订单”式培训、顶岗实习、学徒制、双师制等方法,但落实结果往往难以量化和规范化,而 近两年在职教20条等相关文件中通过证书、学分等硬性指标考察融合结果,更体现了政策贯彻执行的力度。同时,通过集团化办学、学分银行、“1+X”证书制度、供给侧改革等政策,在更大范围内促进多样职业技能习得、优质资源共享、人才需求精准对接,推动产教融合进一步深入,校企合作迈上新台阶。

22222.png

职业培训是我国职业教育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至今逐步走向规范化。1994年,我国制定了《职业资格证书规定》,推行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证书制度,成为职业通用标准,与国际接轨。2017年,针对“考试太多、资格太烂” 的问题,人社部发布了《国家职业资格目录》,规范职业资格,实行清单式管理。2021年1月,人社部发布《国家职业资 格目录(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的公告,进一步调整国家职业资格目录范围,职业资格种类有增有减。随着政策的逐 渐落地,职业培训市场也将更加规范。

确立技能型人才所应有的社会地位,向用人主体放权,加快高技能人才培养。长期以来,我国沿袭的人才政策和管理制度将专业技术人才和高技能人才划分成两种人才类型,形成了两个互不兼容的管 理体系。人们习惯上把职场中的专业技术人才称为“白领”,将高技能人才称为“蓝领”,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人才的成 长和发展,也助长了“唯学历、重文凭”的不良社会风气。在新型经济增长方式下,需要加强创新型、应用型、技能型人才培养,技能型人才培养和职业资格认证政策相应推出,总基调是确立技能型人才所应有的社会地位,向用人主体放权,加快高技能人才培养。

展望:职业培训行业发展趋势

后续资本将加速渗透。2021年起,职业教育赛道与资本的结合将更加紧密,一方面是职业教育公司开始IPO,如传智教育等;另一方 面,龙头公司也开始借助资本的力量跑马圈地,进行行业整合,如中公教育已披露增发方案。

实践技能培养重要性提升。职业资格考试中加强实践技能考核、推动水平评价类技能人员职业资格转为社会化技能等级认定。社会化职业技能等级认定等政策的施行,进一步提高了市场和企业在人才评价中的作用,带来了职业技能评价主体的变化, 进而带来评价标准的变化。企业以实操、实用为主要目标,企业等用人主体的话语权得到提升,在人才评价中势必会加重 对实操技能的考核,如教师资格考试、执业医师考试等,都加大了对实操技能的考察比重,职业教育相关培训机构也应积 极调整培养体系,提升实操技能类培训能力,完善场地、设备等配套设施,帮助学生真正做到学以致用,主动适应政策调 整及市场环境的变化。

线上线下双管齐下。实操技能类培训比重提升,技术发展助推线上实操体验升级。线下门店作为天然的流量入口,在引流、获客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此外,在低线城市,学员也往往对线下场景更为依赖。与此同时,随着实操技能在职业资格考察中的比重增加,线下的设备和校区重要性也进一步凸显,很多资格考试培训难以 完全脱离线下。同时,当前环境下,线上能力也成为优秀的教培机构必不可少的能力。由此,将来职业教育的教学模式,必然是线上线下 双管齐下的发展趋势。

把握产教融合机会。培训机构应加强与职业院校和企业的深度合作“1+X”证书等制度的推行,体现了政府对于产教融合的大力推进,有利于促进职业院校、培训机构、企业三方优势互补,从而提升专业技能人才核心竞争力,促进人才与市场适配。培训机构可通过与职业院校、用人企业的合作拓展业务。如职业院校缺乏实操技能强和岗位经验丰富的师资,培训机构可为职业院校提供优质师资、师资培训、招生引流等,并获取收 入分成。更进一步,培训机构与企业加强合作,其培训学员以及院校生源都能直接对企业进行人才输送,从而形成良性循环,打造利益共同体。

33333.png

行业进入整合窗口期。龙头公司具有资源和品牌优势,在新业务开拓和产教融合过程中更有优势。伴随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升级,职业教育也进入发展新时期。需求端,终身学习、职业进步理念兴起,高技能人才紧缺;供给端,随经济增速放缓,高收益投资机会减少,越来越多人将目光转向教育培训,新的培训品类和机构层出不穷。随着 行业竞争加剧和教育的消费升级,培训服务链条更长(试听课、转化、正价课、服务等),运营更加专业,管理完善的头 部公司更有优势。此外,在产教融合进一步深入、科技参与度持续提升的背景下,对具备品牌和资金优势的头部公司也形成利好,职业培训行业已进入到了整合的窗口期,资源会更多向头部企业集中。

2022bmpc.jpg1615296745301259.png

客服中心
在线-微信客服扫一扫不用添加好友
技术支持: 淘福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